1周前 (10-13)  感悟人生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这位80岁的老人提着一篮子新鲜的绿色蔬菜。她走过我的门,把篮子停在我门前光滑的石板上。她轻声问我:你需要青菜吗?自己选!

我说我不需要。我已经做饭吃了。我煮了一大锅青菜,留下了很多青菜。

她说那不一样。你是被杀虫剂和杀虫剂养大的。我的蔬菜只是农家肥。拿两个。它们很好吃。

我看到她很热情很真诚,甚至眼神里有一种乞求的味道。我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触动了。我从她擦得锃亮的菜篮子里随机捡了两双外观不佳的蔬菜。我拿出钱包,想给她钱。她突然变红了。她说:你这样看不起我。你看不起我。我种的蔬菜不能全吃。

我说了声谢谢,就帮老人提了篮子。老人吓得小心翼翼地拿起篮子,摇摇晃晃地走了。

那个给我青菜的老人,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连她的姓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住在我家附近。前几天她去世了,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往事如风,红尘纷繁,岁月流逝,父母渐老。虽然我们在县城生活了30多年,但离开故土是很难的,落叶归根。年初,我们在离县城十几公里的老家挑了一块地准备盖房子。这块地紧挨着老人的老房子。我们使用现代机械铲土和钻炮。老人没事的时候,会拄着拐杖从下面走上来,看着机械轰鸣,目光聚焦,偶尔会发出一种感觉:真快,真快。转眼间就只是一大块……。放石枪的时候,我们会帮老人走到远处的一棵大树上躲避。一边唠叨:我老了,身体快不行了,走不动了,再快一点就不能呼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

村民们负责盖房子。我们不常上去,所以不常见到老人。有时候我们上去上班,看到我们很忙,老人会拿出几个南瓜或者黄瓜,或者只是几个西红柿和辣椒,放在石板上,给我们解释,不会让我们说谢谢,然后迈一小步,慢慢离开。

老人有两男两女。他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他和小儿子一个人住在山脚下的老房子里。他的女儿在外面结婚,大儿子去了别的村子做女婿。他的孙子也在离家很远的学校读书。在家干完农活,儿子儿媳就出去打工了,有时候几天半不回家。老人平时一个人呆在家里,习惯工作,怕懒惰,养了一些鸡鸭。他经常提着篮子出去割草、砍柴、摘菜。

我小的时候,在一个大团体里,老人们经常和我妈一起工作,很熟,很投缘。30多年前,我妈跟着我们到县城定居,一年回几次农村老家都很少见。每次见到妈妈,老人都是开心的,开心的,微笑的,真诚的:你盖新房的时候,我们就成邻居了,你要经常回来。那时候人多了,又会热闹起来,你也不会孤单……。

给我送青菜的老人前几天哮喘发作,还没来得及送去医院,就突然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安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们都抽空回去参加了老人的葬礼。很多熟悉或不熟悉的不常见面的老人和孩子,以及常年在外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来了。这是当地的习俗。大家打牌吃瓜子,聊外面的精彩世界。他们还谈到“肮脏”的承包商,他们总是找借口扣除他们的部分工资。似乎他们已经和这个偏远的山村分离了几个世纪,不再有任何缘分。场面宏大而热闹。君子们锣鼓喧天唱孝经,痛哭流涕,鞭炮齐鸣,震动山谷。一个亮晶晶的黑寿木在假装给我送青菜的老人。

这一次,她可能永远不会孤独和寂寞。

但是,从那以后,我的小家乡再也没有人问我:要不要青菜……。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尖尖读书吧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jkyuan.com/105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