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0-13)  青春校园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从湖南安化县高明村到安化县城,然后从安化县城到长沙,再从长沙到大连,将近三千公里的路途,罗瑛坐了两天一夜的车。本来,大连方面让她坐飞机,可是一听价钱,她觉得还是能省就省吧。沿着儿子韩湘上学的路,最远只去过镇上集市的罗大妈东问西打听,总算上对了车。

周末问候簿。

坐在座位上,在汗水干透之前,罗瑛的眼泪掉了下来——我不知道,世界这么大。她香儿从那个穷乡僻壤走出来真的不容易。

两年前,村里人在村口敲锣打鼓为香儿送行,告诉他:“好好学习,将来接你妈妈进城去享受她的幸福。你妈一个人把你拉上来不容易。”

两年后,村民们含着眼泪在村口为罗瑛送行,告诉她:“你一定不能放过那个撞人的司机,他毁了你的家!”

有些人想陪罗瑛去大连,但她想了很久,拒绝了。当她害怕人的时候,她的心会变得混乱。

当我到达大连火车站时,向儿的老师和同学,以及公交集团的领导和司机付晓都来接她。公交集团和学校都为安排了酒店,但要求去司机小傅家,让其他人先回去。

对于罗瑛的要求,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它。不管人们有多吵,你都会受到去傅说的巴士领导的影响。当我唯一的儿子不在的时候,我不能制造太多的噪音。

罗瑛去了付晓的家。在不到50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一家五口——符晓的父母和符晓的三口之家,他们的孩子刚刚开始上幼儿园。正当符晓的儿媳妇不知道该对罗瑛说些什么时,罗瑛说:“你们城市的人住的地方太拥挤了。”

罗瑛的话让符晓的儿媳妇热泪盈眶。她趁机抱怨:“我结婚后就一直和老人在一起。都是普通工人,哪能买得起房子?一万多平米的价格,不吃不喝两辈子都买不到。”

罗瑛惊呆了:“11000平方米,这是鸽子笼一样的建筑吗?”

小傅说:“是的。符晓的月薪不到2000,一个月只休息三天。他没日没夜地跑,跑多公里挣得多,跑少公里挣得少。从当公交司机的那天起,我就没睡过觉,直到自然醒来,我就陷入了神经衰弱。这些年来,他没有和家人过一个团圆的节日。而现在,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

符晓媳妇干脆大哭起来。

罗瑛看到后,急忙对符晓的妻子说:“姑娘,阿姨想在你家吃饭。”

傅的媳妇赶紧擦干眼泪,赶紧让出去买菜。然而,罗瑛强烈反对。她说:“在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晚饭后,罗英打算去参观香儿的学校。从进门到走路,罗瑛对香儿的死只字未提。

相儿的同学带领罗瑛走遍了相儿上课的教室和睡觉的宿舍。学校为罗瑛组织了一个强大的律师团体,主要目标有两个:一是严惩肇事司机,二是最大限度争取经济赔偿。

罗瑛没有看到律师团,却把香儿院长叫出来,对他说:“香儿给你添麻烦了。还得继续添麻烦,帮我联系香儿的尸体,早点火化。再派一个和香儿关系最好的同学,带着香儿和我逛大连所有他没去过的好玩的地方。剩下的我自己来处理。我不能再去打扰你们学校了,也不能让孩子们为了香儿耽误学业。”

院长还想说什么?罗瑛说:“香儿昨晚给我做了一个梦。孩子是这么说的。让我们听他的。”

罗瑛把香儿的灵柩装在背包里,一天之内像抱婴儿一样走在滨海路、金石滩、旅顺口。

一天下来,相儿的同学哭肿了眼睛,但罗瑛没有流泪。香儿的同学对她说:“阿姨,哭就是了。”

罗瑛曰:“相儿四岁丧父。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香儿面前流泪。当孩子看到妈妈哭的时候,会很疼……”

第二天,学校到处都找不到罗瑛。原来她一个人去了公交集团。为了她的到来,团队做了各种准备。他们已经把公司根据交通事故惯例支付的钱和司机个人支付的钱放在一个信封里。如果家人能接受,他们就会接受。如果他们不能,他们将通过法律程序。

为了不使气氛太激烈,集团领导没让小傅露

 伟大的放弃!为了不使气氛过于激烈,集团领导没有让肖福禄参加。

面,几个长官带着一个律师来见罗瑛。领导们做好了罗瑛痛不欲生、哭天抢地的准备—从下车到现在,罗瑛表现得过于平静,他们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反正他们人多,每个人说一句好话,也可以抵挡一阵。有些事情,磨,也是一种办法,尤其是这样的恶性事故,就更需要用时间来消解。

与罗瑛公交集团领导的会面不超过十分钟,但真正的谈话只持续了五分钟。罗瑛说,“我问你两件事。首先,我希望你不要处罚符晓司机。第二,符晓的司机没睡好。请帮我告诉他一个偏方——十颗去核红枣,拌盐、油、姜,煮熟,早晚趁热吃一个月左右,肯定管用。”

组长一时答不上来,罗瑛顿了顿说:“祥儿给你添麻烦了。”

当罗瑛离开时,她拒绝接受该组织领导人给她的钱:“我不能花这笔钱。把付晓司机的那份给他,剩下的给司机。城市繁华,行人不易,开车不易。”

罗瑛走的时候,还有一件事比他来的时候更重要,那就是香儿的骨灰。她小心翼翼地把香儿抱在怀里,看起来像一座雕塑。

公交集团上下震惊。很快,该组织支付了费用,买了两卡车大米、面粉和油去高明村。虽然在出发前,他们知道这是湖南的一个偏远村庄,但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却被真正的贫困——破旧的房屋和校舍惊呆了,孩子们甚至从未见过火腿;罗英的房子有几根柱子支撑,摇摇欲坠。

罗英带着公交集团的人挨家挨户送米、面、油。她说:“你看,我说得对吗?这些人心地善良。”

一行十五人走的时候把剩下的钱都拿出来了,除了路费。大家都想给罗英准备一年的衣食。

如今,事故已经过去5年了,但大连人依然络绎不绝地来到高明村,不仅有公交集团的,还有其他知情人士的。他们不仅去参观了正在变老的罗瑛,还为这个村庄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投资、修路和建新校舍...

相儿是寡妇罗瑛一生中最大的骄傲……但正是这个母亲的抛弃,才让一个悲剧有了昂扬的趋势和最意想不到的未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尖尖读书吧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jkyuan.com/10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