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1-21)  诗歌精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关于生活我能说什么?这是一个短暂而漫长的一生。 可能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你就能得到红樱桃和绿芭蕉。你似乎还在梦想着童年,但一眨眼,你就快到站立的年龄了。转瞬即逝的时光,也叫岁月,漫长得让很多难忘的事情都模糊了,漫长得我都记不起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 曾经,所有的告别和告别都是按月进行的。当时真的不到半年。 那时,一切都很缓慢。 一节课45分钟,一节英语课特别长。当你睡不着的时候,那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对于放学后的最后一节课来说,最后几分钟似乎太长了。 一天六节课,时间很长。你可以学五六节课,有时间玩和做作业。 当时我的心都集中在周五,周五的心情也很愉悦。中午,我开始计划我应该带什么,和谁一起回家。 一辆自行车,慢慢摇回家,一个小时就能到家。 当时路上汽车很少,制造噪音的是猖狂的摩托车。 我不知道我走过那条路多少次了。有黎明的微光,有清晨的千年,有正午的强太阳,有黄昏的晚霞,有空寂的月亮。 有微风、灰尘、高温、大雪和雨天。 有孤独,有彷徨,有幸福与快乐,有迷茫,有困惑,有逃避。 我摔倒过一次,不止一次。 我不知道摔倒意味着什么。我当时很生气,只是生自己的气,裤子被扎破了。一条二三十美元的裤子要穿很长时间。 裤子破了又破,所以不再着急。他们过去很慢,必须走得很慢。 初中的时候,自行车是崭新闪亮的。那时候,我也是新人。 “去好好学习”,这是我爸爸告诉我的,所以好好学习。 上课,玩耍,写作业,日子安排的很慢,生活也挺惬意的。 有一次,不是周末,晚上放学溜回家,早上天不亮就跑去学校,摔在一个陡坡上。 熟悉的路,有点陌生。路边堆着两堆石头,他们直接砸到了。 我飞了,汽车也飞了。那可能就是飞翔的感觉。 落地的时候爬上第二堆石头,还没反应。我的自行车掉了,撞到了我的背。我的脸和石头紧密接触,我的鼻子、嘴唇和眼睛充满了血。 头骨有点被蒙住了。爬了一会儿后,我看着散落在我面前的饼干。突然,我很委屈。那是我父母说要带给我弟弟的。 那时候饼干是奢侈品,特别好吃。 把车挪开,捡起地上的饼干,饼干里还夹杂着鹅卵石。 查完车,我还能跑。继续走。 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我要迟到了,给弟弟的饼干也丢了。 到了宿舍,一袋碎饼干和石头,一辆歪歪扭扭车把的自行车,哥哥给我贴了些创可贴,匆匆忙忙地去了学校。 后来,车成了废铁,我也成了废人。 五毛钱的冰淇淋很好吃,一个人可以舔很久,还有一种牛筋叫“曹璐垫”,很好吃,因为是奢侈品,想吃都要很久。 那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食,城市,还有从未见过的风景。 期待外面的世界,逃离,关于山村。 初中毕业后,中考结束了,不知道谁会有生日饮料,一瓶啤酒,九瓶经典黄河啤酒。 有四个男生,两个女生,还有两个瓜喝多了吐泡泡。 有一个女孩很温柔,从来没有说过话。她照顾两个喝醉的瓜娃子。 她温柔的样子一直都很清澈,和浪漫无关。 “我进了一个球,但恐怕这是一个希望。”“哦,胡说,我不信考不上同安中学。”“我不用担心。”“我喜欢喝酒,考完试,我就一起上高中。”“我想一起上高中。”“认识你我真的很幸运...那个时候,如果我喜欢一个人,那就是所有人。 脸红心跳,偷偷喜欢,简单纯粹的爱。 有些女孩能笑得像花一样,春风能笑十里。时隔多年,他们还能记得那温柔的笑容。 那时候,爱情是一个悄悄写在课本上的名字,一封我绞尽脑汁写了很久都不敢发出去的情书。我有空的时候总是捉弄她,即使交作业也很简单很真诚。 就像,这两个字都悄悄藏在心底不敢表达。 从前车马慢,没有微信,QQ还在各种方式发展。 所以我总是尽力加我喜欢的女生QQ,聊天,不知道聊什么,乱七八糟的瞎说,但我总是很开心。 后来有了微信,有了Tik Tok,有了Aauto faster,有了越来越多的社交平台,但那时候一点快乐都没有。名单没完没了,但没有交流。 爱和被爱是沉默的。 当时有同学疯狂的在一起玩,课间互相追逐扇耳光。所谓快乐时光,就是你可以无所顾忌地去疯狂冲浪。 有一起组队逃课的小伙伴,有一起进步的同学,有可爱好玩的同桌,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女同桌。 老师说同性坐在一起,爱说话。很明显,异性同桌,自然要玩。 一直盼着过年,可以待在家里,有肉吃,有压岁钱,有各种好吃的水果和肉。 放鞭炮和烟花,即使你受伤了。 春联会隆重贴,但每家每户都会贴上红火的春联。 会买一套新衣服,打扮得干干净净,参加一些祭祀和祈祷的仪式,探亲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今亲人似乎越来越少,新年祝福似乎越来越无足轻重。 那时候,幸福很简单。一包辣条、一瓶饮料、一趟火车或一碗牛肉面都很开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醉,微醺,支离破碎,醉,自饮,逢场作戏。 酒,喝多了,同理,喝酒的重点也不是酒。 那时候大学室友周末总要喝一杯。 省下来的生活费都是我们买的。最喜欢的是日常消费的三星金徽。 可以毫无防备,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打。 喝醉了,会有一群人照顾。 那时候酒挺贵的,我们还穷,拿着杯子吹着牛,说着遥不可及的话。 似乎时间已经悄悄开启了三倍的速度,而且越来越快,时间也不再漫长,一年似乎越来越短。 很久了,真的很久了,有些人已经五六年没见面了。 我一年可以回家两三次,匆匆忙忙的跑来跑去,就像开倍速一样。 在外面,我不再喜欢喝酒,餐桌让我越来越累。一杯酒充满了各种用途。 2001年12月,巧合的是,假期正好和大学最好的朋友放假。 “我要回家了。”“好,好。过两天我就回家。”“那我过两天就去兰州看看。”“好的,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一年多没见,但还是很熟悉。 烟和酒,一如既往。 在这些日子里,再次见到你大概是一种幸运。 两个人,一箱布拉沃和一包香烟。 熟悉的场景,在追忆过去,没有香烟,没有酒。 酒永远不好喝,喝酒的重点永远不是酒。这取决于你和谁一起喝酒。 那时候,一切都很好,那时候,无忧无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尖尖读书吧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bjkyuan.com/219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